文 | 公关之家    作者:发条褐

 

引言:家乐福集团为何不惜“贱卖”也要甩掉家乐福中国这块“荡手山芋”?法国零售“巨头”的“水土不服”其实是退而求其次?

 

6月23日,苏宁易购公告称,公司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%股权。在这次交易过后,苏宁易购将成为家乐福中国控股股东,家乐福持股比例将降至20%。

家乐福中国曾经依靠其“大卖场”的新型零售业态成为行业内的首屈者,被誉为是零售界的“黄埔军校”。

每年门店数以十多家的速度迅速扩张,截止2006年,家乐福中国的门店数已经突破100家了,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大卖场龙头。

在中国市场深耕了将近24年的法国零售“巨头”将要改名姓“苏”。

家乐福被苏宁收购,背后有哪些因素或考量?

 

达摩克里斯之剑之一:外忧内患

外忧一:国内大形势的变化

金融危机爆发后,家乐福作为国际零售巨头难免受到冲击,2018年初,家乐福集团公布了“家乐福20122计划”,旨在调整经营模式和管理组织,

线上电商的崛起,“互联网+”浪潮的袭来,对于“大卖场”形势的线下零售商场无疑是致命打击,尤其是对于自身又陷入衰退期的家乐福中国来说,简直就是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。

外忧二:新消费时代的来临

一二线城市居民已经对进驻中国的“大卖场”新式的零售感到疲倦,对漂洋过海的国际品牌已经不感冒,从一开始追求低价商品,到追求品牌,再逐渐进入;理性消费时代,理性消费时代的突出特征就是个性化消费和性价比消费,消费者不会再为了盲目的品牌效应消费。

内患:家乐福中国本身的“价格欺诈门”、“315过期食品案”

一系列外忧内患奏响了家乐福中国衰落的序曲。从2011年开始,家乐福中国的销售额增长开始锐减,从此销售额“一蹶不振”。

多年的外忧内患,早已经让家乐福中国变得千疮百孔。

家乐福中国此时对于家乐福集团来说,是一块“烫手山芋”。

 

达摩克里斯之剑之二:新零售的“围追堵截”

家乐福中国对外界环境不太敏感,其本身渐渐衰退的时期,正好就是中国“互联网+”浪潮席卷中国大地的时期。

更为致命的是,以“大卖场”模式起家的家乐福中国并没有预感到新零售的到来,中国的零售业态终将演变成为“线上+线下”的模式。

中国便利店以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的姿态快速发展,中国连锁经营协会连锁百强榜单显示,2018年中国新增便利店门店数为11944个。

面对线下零售业态“围追堵截”式的发展,预感新零售将成为新方向的“巨头”们,资本纷纷开始布局线下市场,进军新零售“战场”。

阿里“孕育”出盒马鲜生,苏宁“迸发”出苏宁小店,网易“大佬”一下子就挥手布局了网易考拉、网易严选两员“大将”。来自永辉超市、盒马鲜生、全家便利店的“四面八方”的夹攻。

这一切,都在“蚕食”家乐福、沃尔玛等传统的连锁超市为代表的线下零售市场。

对这一切,家乐福中国不可能没有看到,但是由于总部远在世界的另一端——法国,所以决策需要“漂洋过海”,难免显得力不从心。这一切,与其说是因为家乐福总部法国与中国高层之间的战略决策失误,不如说是中国领导层没有实质决策权的问题。

其实“不敏感”的家乐福中国为了坐上新零售这座“超快跑车”,也是做了很多努力的。

家乐福中国在2015年上线了“家乐福网上商城”的电商业务,而除了自建电商平台之外,家乐福中国还与美团、饿了么、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进行合作,推出1小时送货服务,便利店“家乐福easy”的推出是家乐福中国为了吃上新零售这块“大蛋糕”最直接的措施。

2018年5月,家乐福与腾讯开展合作,在上海推出中国智慧零售旗舰店Le Maeche。同年10月,家乐福宣布与京东物流展开合作,京东物流将为家乐福提供跨境进口、清关、分拣、配送等物流服务。

家乐福中国的转型之路力不从心。看似很努力,其实是白费。

大方向错误的前提下,再多的改变都不能成为“挽势之举”。

其实这些年外资零售“巨头”在中国混的都不咋地,不只是家乐福。

沃尔玛、家乐福、大润发在新零售的夹攻之下明显感觉到疲惫,“巨头”都集体出现业绩下滑、裁员、关店等无奈之举。

阿里巴巴收购了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的36.16%的股份,而腾讯则与沃尔玛中国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。

2017年麦当劳中国在香港的业务正式交割给收购方中信股份,2019年5月forever21正式推出中国市场,快消品牌在中国的扩张步伐都放慢了,消费者解构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正在发生不可逆的变化。